消防士:这些事领导们知道吗?

 

这是中部某省的一个消防士与我的聊天记录,在他给我的叙述过程中,问的最多的是,这些事,领导们知道吗?

当一个行业的宣传部门,把“高大上”视为正能量,把“假大空”当作业绩,那么说真话,找不足、揭伤疤则被视为负面影响。我们事业,是一批批热爱这个事业的先辈用血与泪浇铸的,他们的荣誉和功勋正在渐渐远离视线。

上级曾经有过士兵热线,后来不知怎么就不能留言了。当领导层不能真实掌握基层的想法,只靠汇报和调研来决策,方向也许会偏差。

A

下面的对话,我如实表述,不加任何夸张与虚构。只是对文字进行纠错和整理,剔除一些敏感词汇和事件,我相信,这个消防士所说的只是他所在中队的事,并不代表全体,但其中某件事也许是普遍存在的。

消防士:您好,东哥,我一名普通的消防士,家在A省,现在Z省工作。我想知道,您在基层工作过吗?

东哥:我当过六年的中队长,应该算是在基层中队工作吧。当年的战士现在一聚会还给我打电话,电话来自内陆各省。

消防士:您了解现在的基层么?那您现在知道基层每天具体在干什么?知道我们的主要工作是什么?有些话我知道说了也没什么用,你就当是听一个晚辈诉诉苦吧!

消防士:高危补助您知道么?我们这里,机关干部比一线消防员的高,为什么?他们有什么高危的。我理解的是机关的高危就是领导怕吹空调中风,要不就是下班回家出车祸。 

东哥:我们这从总队长到士兵、文员高危补助都是一样。能发就不错了,还讲什么条件。你们那,机关领导也是高危岗呀,你看你们身边,这几年被检察院带走的好像比牺牲的消防员多呀!呵呵!你要这样理解嘛!

消防士:我们现在基层每天的主要工作是迎检,可是为啥老是基层迎检,督查组怎么不去机关呢?

东哥:有些事,你不知道就不要乱猜测。   

消防士:我们支队大约有三百人,其中消防员满打满算一百人左右,一线出警执勤的还不到一百人,您说,这个现状听起来搞笑么?我们现在经常性比武、考核,基本每个月都有考核,但是考核科目我觉得和实战一点关系都没有。现在检查多了、比武考核多了,其他的和以前一摸一样。您说 ,咱们主业不就是灭火救援么?要那么多领导干嘛?

东哥:这有一个过程,现在领导太多,混饭的就多,管的太多,过三、两年就理顺了。

消防士:呵呵!说起这个混饭,现在我们真的是苦啊!现在检查多了、领导下来的多了、吃饭就多了。

东哥:食堂外包了吗?按规定上面下基层在食堂吃饭是要交伙食费的,我们这一直这样。

消防士:我们没有外包,就是雇了一个外面的厨师,一个月给人家3800元,现在下来检查的领导把我们的伙食费都快吃完了。指导员说这个钱是我们伙食费里出啊!

东哥:一顿饭要吃多少?不在食堂吃吗?

消防士:有时候在食堂,但是还不如到外面吃呢。要是一个月来五次检查,我们就得吃一个月的面条。

东哥:不会吧,他们吃什么?这么花钱?喝酒吗?

消防士:检查的领导来了都是在小餐厅,不和我们在一起吃饭。中午来的就不喝,晚上不走就大喝。每次来,我们都不能正点开饭,我们的厨师就不给我们做饭了,先尽小餐厅领导们。

东哥:那你们吃什么?

消防士:随便对付点。他们一吃饭,我们就化身为服务员了。斟酒、倒茶、端菜、打饭。他们走后,我们就端着碗冲到小餐厅吃领导们吃剩下的菜,我们小餐厅的桌子比我们吃饭的桌子起码大三倍,您知道大三倍的桌子摆满需要多少道菜么?我告诉您,需要三十多个盘子,

您想想吧!呵呵。

东哥:他们都检查啥?

消防士:软件资料、营房卫生。

东哥:中队有几个人?

消防士:转制的战士17个,干部六个,合同制消防员18个。

东哥:合同制一个月多少钱,他们是怎么休息的?

消防士:两、三千元,上四天休息两天。

东哥:你现在工资是多少?

消防士:我现在五千五百多。

东哥:那合同制队员跟你们干一样的事,愿意吗?

消防士:他们和我们不一样,他们不用训练,不考核,不出警。  

东哥:那他们干什么?

消防士:打扫卫生,出公差,当内勤。给中队长、指导员、大队长、教导员开车。

东哥:我要出去一会,你还有什么想法,整理一下发给我。

消防士:您不会要举报我吧?

东哥:我举报你干什么?也没任何必要呀。你跟我联系不就是想通过东哥的文章,让领导了解真实的基层生活嘛。你把你觉得看不惯的事都可以写给我。

B

叫不醒的永远是装睡的人,消防士所说的这些事,我明白,也知道,但是当角度和高度不同时,对一个问题的看法就完全不同,也许两个层面的人看到的都是自己认为真实的,但如果换位思考,则有利于和谐上、下级的关系。消防士的一些说法,也只是站在他自身的角度去看,未必正确,但也并不是狭隘,管理者是应该了解一下。

下面是消防士给我的留言:

东哥,您知道“五同”吧,“就是同吃、同住、同休息、同训练、同娱乐”我们队,不到八点,是看不见任何一个领导,八点能见到,还是因为了八点,有个干部点名。我们大队、中队有10个干部,一人一间屋子 ,其中有2位是占着家属接待室。现在我老婆来了只能花钱出去住宾馆,晚上还不能出去陪老婆,有时候白天要是有检查还不能请假,有一次老婆来了五天,我就请了2个白天的假,其余都在迎检。

同训练同娱乐更是不着边,我们训练的时候,领导们看不见人,娱乐的时候,领导们在自己房间喝茶看电视,您觉得我们能一起么?吃饭的时候,我们在外吃,他们有自己的小餐厅,再说休假吧,您知道么?我结婚,还有老婆生孩子,这都需要请假。我们领导说自己计算好,这个婚假和产假是要从探亲假里扣除。当时请婚假的时候没在意,无所谓,反正结婚的日期是死的,可是请产假的时候就傻眼了,我一年的探亲假是三十天,婚假我请了20天,

我请了余下的10天产假,请假的日期是老婆预产期前一天,结果回去了,到第七天老婆还没生,当时说不出的心情, 眼看假期就要到了,到第八天,只好剖腹产了,我还能陪产后的老婆和孩子2天,要是等自然生的话,我的假就到了,我会后悔一辈子的。

您知道么,我的孩子到现在快10个月了,我居然没抱过,刚出生的时候,我想抱不敢抱,怕笨手笨脚的伤到孩子,现在能抱了,但是没有假期,您知道我现在想孩子和老婆的那种心酸么?

我一直以为干部和我们一样都能做到舍小家为大家,可是结果呢?

我们这里的干部大部分是当地人,就算不是,家也在附近县、市,人家老婆生孩子,都不用请假,和其他干部商量好多值几天班就走了,可是我们呢,离家最近的三百多公里。 我回家,走在路上就要两天,我们那个地方不通火车,倒4次大巴。再打摩的,再走路进山。

现在中队领导都是大学生干部,文化确实高,什么都懂,可是对器材装备使用和配备他们还不如一个班长知道的多。年青的消防员对理论知识确实不怎么懂,可是如何使用,车上配备了什么器材这些我敢说,中队领导还不如入队半年的消防员知道的清楚。我们队的负责后勤的副中队长,居然不会使用液压泵,您说可笑吗?这些事,领导们知道吗?

还有出警的时候,每次都是在车上等干部,偶尔等一下我们,回来集合开骂,说我们欠练。开会的内容永远都是卫生不干净、训练不认真,都是我们的错,从来不提干部什么地方做的不合适。年底评功受奖,后勤和领导司机首选。兄弟们在一起聊天的时候,内容都是怎么才能像那些伺候领导们的兄弟一样,有点眼色。

去年国庆节,上面下通知停止休假,全员在位,当时,我们觉得这个通知下的真是太好了,反正我们一线消防员也不能休息,无所谓。让干部也知道一下请假多难。结果一个干部的老婆不开心,在网上说了几句,干部都说,就应该在网上提意见,于是就扇风让其他家属写评论,再转发。 

更可笑的是我们中队领导对像这样舆论事件,预防手段是把我们的手机全部没收,没收的时候还要检查和家里人的聊天记录,我们平时怕被“扣假期”啥话都不敢说、不能说,领导们被停止休假这就抱怨一堆,您说让我们怎么看他们。

部局来督查,总队来督查,支队来督查,有用吗?实际情况看不到也不想看。每次督查组来的前几天,只要是写字好的文化水平高的,都被叫到办公室补资料,而我们得熬夜打扫卫生,我就想说,领导们能不能不要老是下来,每次都把我们领导吓得好几天吃不好睡不好的。

还有更有意思是现在咱们厨房都有伙食录入系统,买菜不够分量,用我们训练用的杠铃片去凑数,这个伙食录入系统,可是让我们中队领导的智商得到了充分的发挥。

还有我们中队的合同制消防员,都是地方政府的关系,没有一个能参加正常训练的,不出警不训练,只会打扫卫生给领导开车。大队、中队组织家属座谈会,我们这些转制的消防员家属因为离得远一个来不了,干部、合同制消防员的七大姑八大姨全来了,座谈会不到半小时,就安排出去吃喝玩乐。

您说这些事,让我们这些基层的老消防员怎么想,工作还怎么干。我们真不怕吃苦、不怕受累,但是能不能不要让我们一次又一次的寒心失望啊。吃苦受累挨骂受罚的是我们,好处全是领导的。

说了这么多,我也知道改变不了。但还是希望通过您的文章,向领导反应一下。我说的这些都是我亲身经历过的,您可以来我们中队调查。

东哥,要是有一件我说的不对、胡说八道、我不得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