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防训练被投诉了,咋办?

 

近日,收到市长热线转来的一个12345承办单,内容显示:据来电人反映,东昌府区陈口路海德公园西侧的聊城市消防队,每天训练噪音扰民,希望相关部门协调转移训练位置,请调查处理。

这样的投诉我看到后的第一个感觉有点恶搞的意思,一度怀疑是不是我们的队员因为训练强度太大,搞出这么一个“曲线就国”的策略,于是,我仔细地读了好多遍上面的内容,想从中找出一点蛛丝马迹,结果还是判定是真投诉。

与消防队一墙之隔的是海德公园,我们训练时的口号声、水带扣相碰的撞击声、切割钢板时的电锯声、消防车发动时的马达声,这些都会成为他们耳中的噪音。老实讲,真的会影响到他们的生活,我们习惯了这些“金戈铁马”的合奏,耳朵里听到这些声音根本感觉不到刺耳与不和谐,但群众却并不一定能习惯。

所以,这份投诉,属实。

绝对不是投诉者的胡搅蛮缠、无中生有。

消防跟其它兵种不一样,他们的演练场一般都在大漠戈壁、高山草原,因为那里人亦罕至,便于他们进行实弹演练。但消防如果也去那些地广人稀的地方,那消防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因为哪里人多哪里潜在的危险就多,哪里就更需要消防,消防主要是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所以,消防队都是驻扎在繁华的闹市区。不是为了自己工作生活方便,而是为了更早一秒钟地到达“战场”,所谓争分夺秒还有一个地缘因素。

如果,消防队都驻扎在城市的边缘,市中心出了问题再开车进来,加上堵车的时间耽误,估计车到了,东西也该着完了,生命也该停止了。

当下正是消防转制改隶的关键时期,当老百姓听说消防兵要退出现役之后的第一个担心就是:战斗力会不会下降?

说明老百姓对军人绝对执行命令的信任,说明老百姓对军人的战斗力才有安全感。如何让老百姓保持原有的安全感,唯有让他们看到一支更有精气神、更有战斗力的队伍才行,而战斗力是从训练中来,是从实战中来,所谓“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从人的惰性来讲,没有人乐意去进行枯燥的训练,但不训练是不行的,这是职责使命所在,这是形势任务需要,平时训练多流汗,战时才能少流血。而这个血,不光是我们消防队员的血,更是那些被救者的血,甚至是生命。我们的效率能早一秒钟或许就是生存与死亡的分水龄,每一次训练于我们而言就像是与真实的死亡赛跑,看谁更快!

消防在今年两会上被确定为应急救援的国家队和主力军,得有什么样的战斗力才能负得起这样的定位?过去我们以灭火救援为主,以后各类救灾都划归到消防的名下,而我们原来的能力、装备还远远不能满足新形势、新任务的需要。人与装备的磨合、新灾种的对策都需要我们夜以继日地训练,以提升我们的能力素质,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儿,所谓的敬业,不过如此。

每天早晨五点半开始训练,至晚上十点训练告一段落。

我不知道还有哪个单位能保持这样的训练热情?我们追求的不是经济效益,而是对社会、对老百姓的使命担当。

所以,当我看到这份投诉的时候,内心深处没有一点愤怒与不满,反而有点小确幸。或许,队员们心里会高兴,抓紧别练这么紧了,多休息、少训练吧!

只是不知道更多的老百姓怎么想?

但问题还是要整改的,毕竟单个的老百姓的利益也需要考虑,不能因为我们的出发点是正义的,我们的行为就一定是完美无缺的。

所以,尽量压缩训练时间,比如人家没起床的时候咱不训练,只是,不出操的部队还叫部队不?奥,忘了,我们已经不是部队了!(让我哭一会)但却还要实行军式化管理,您说咋办?再说了,您几点起床,有个准点不?

比如,人家下班后的晚上咱就不训练了,只是,夜间的事故与救援如果不在夜间训练能出最佳效果不?我们是老百姓的“守夜人”,说明事故更多是发生在深夜、发生在人们熟睡的时候,如果夜里出警时我们就抓瞎、效率低下,算是对老百姓的不作为不?

比如,我们周末和节假日就不训练了,人家休息我们也休息,那我们队员的家属孩子得多高兴啊!终于可以在都休息的时候一起快乐地玩耍了,多少个假日都是在执勤执勤、战备战备,有一个消防员的丈夫(老爸)就跟没有差不多,只是,谁能下一个通知:节假日不起火、不出事、没有台风、没有地震……

或者,咱出警也不拉警报了,吱啦乱叫的实在是不好听,扰民,早到一会儿、晚到一会儿无所谓了,反正被救者咱也不认识,只是,不知道那些被危险困住的被救者咋想?他们的亲人咋想?老百姓的安全感还有不?

我儿子小时候曾跟我说:我长大了要当消防兵!

作为一个消防老兵,我应该为他感到骄傲和自豪,但我告诉他:打断你的腿!死了这份心!

消防兵从早晨五点半练到晚上十点,中间仅有吃饭时休息一会,假如你有儿子,你舍得不?睡一个安稳觉都是奢侈,半夜出警是常态,吃了一半的饭、做了一半的梦,辛苦点倒也不怕,可是面对爆炸与毒气的威胁,有可能牺牲的时候,你能退缩不?肯定不能退缩!但是父母会退缩,他们宁愿孩子贫穷却平安地活着,也不会希望他壮烈地“永远年轻”。

我始终记得,我们一位市领导,拉着我们二十岁消防员布满老茧的手,流着泪跟那些随从他的官员说:假如你们都能将孩子送来当消防兵,消防的地位才真的提高了,受人尊敬了。

而现在,连我一个带兵的人,都舍不得孩子从事这份职业,这里面有多少的委屈与辛酸谁又能懂得!

啥也不说,我想听听大家对这件事的评论,或者给我们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能保证战斗力的提升,又能确保街坊四邻没有意见。

远亲不如近邻,对消防队的邻居来说尤其贴切,别的小区需要救助,二十分钟才能到,你这里,两分钟就到了家门口了,这得多有安全感啊!

咱这虽不是学区房,但是是安(全)区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