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言消防 | 火灾历险记

   

2018

11

22

火灾历险记

——建始县民族实验中学八5班 李梓瑜

指导老师:邓素梅

空气中涌动着呛人的刺鼻气味,走廊的尽头冒出漆黑的浓烟。我正为空气中的压抑与不安感到费解,才猛地意识到,这是一场火灾的开端,或许,是哀乐的序章。

不约而同地,一切诱因在一瞬间同时达到了沸点。漫天的火焰如旌旗交映,“滋滋”“啪卡”的炸裂声如死神的谰语。它们张开血盆大口,在我身后、将我追随。我不得不把重心降到最低,屏息凝神,匍匐前进。蓦然地,本楼层的示意图在我的脑海中浮现。我循着地图的指向,来到走廊的另一侧。

这里是一处防火门,我本以为能从这里逃离,可一抬头,我看见了什么?大敞大开的防火门,似乎从来没有好好关闭过。浓烟以迫不及待的速度从下面向上窜来,下层或许是源头,看来没能幸免于难。所幸这里是暂时安全的楼梯间,空气中还存着一丝冷意。用力关上防火门,老旧的门轴发出疲惫难以支撑的“吱——”的长音,似在呻吟,诉说着自己的苍老与无能为力。

“轰轰轰!”没有丝毫耐心的爆炸声消去了我方才没来由的安全感。火势在蔓延。全身的汗毛开始竖立,恐惧和紧张包裹着我,刹那间,我突然瞄到墙角安然放置的灭火器,它深红的色泽,反射着生的希望之光,如一盏海上的暗夜明灯,为我指引着“生”的方向。救命的稻草!脑海中,那些平常学校消防讲座所教授的灭火器使用方法,瞬时复活。除掉铅封、拔掉保险销……压下压把!然而,没动静,恐惧与绝望已漫过头顶,这个灭火器因为常年放置在潮湿阴冷的环境下,也无人检查,早已生锈过期,无法使用!

怎么办?在一片令人窒息的焦躁之中,我终是注意到一侧有一个卫生间。在无助与慌乱的支配下,我跃进卫生间,高温和火苗在身后狂飙,那长长的火舌几乎就在舔舐我的脊背。紧紧关上卫生间的门,我才来得及长舒一口气,仿佛于这苍白的穹顶之下重拾生命的火炬。

火焰肆意地拍打着门,氧气浓度不断降低。我必须再想办法。我发现了另一侧的窗户,那紧锁的、浑浊的玻璃窗。急中生智,我举起一旁废弃的铁棍,用尽全身的力气,砸向那紧掩的窗。玻璃花开,纷飞四溅,如飞花碎玉,有的划伤了我的皮肤,留下几道血痕。疼痛前所未有地变得无足轻重起来,这真实的疼痛,反而令此时的我无比喜悦。

楼下,消防队员已经铺好气垫,架好云梯。在消防队员的帮助下,我慢慢爬上云梯,感受着空气的流动、阳光的照射,再次听见鸟儿的啁啾……回过神来,我再次站在了熟悉的地面上,人们围观时的各式表情、高楼的遍体鳞伤,弥漫着悲凄和感伤。几根电线依然在闪烁着火花,漫溯于空中。这又是一场电线老化引出的悲剧。

失焦、聚焦,眼前又是我熟悉的房间,整洁、令人安适的气氛。唯有我身上滚动的汗珠是真实的,我去过那座高楼,我曾置身于那片火海,在梦中的世界。如果高楼的管理人员再用心一点,按要求检查消防门,及时更换灭火器,是否能挽回那一个又一个、历史长河中成千上万个生命?是否又能少一份自责,多一分看向未来的勇气?是否能无愧于心,担负起肩上跳动的鲜活,而不是望着废墟、灰烬仰天长叹?

我愿那惊险的经历只是一场梦,随风悄悄散去,不留痕迹。我愿那些破碎的家庭,在来世重拾生命的火星。我愿消防安全走进家家户户。我愿火成为照明供暖的神明,而不是那满身鲜血、主管杀戮的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