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播对战强悍消防哥哥!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深夜十一点,某个高档小区。

鲁艺身穿吉利服坐在电脑前,看着上面一个ID叫做苹果的留言神情凝重,绝美的面容下浮现淡淡笑意:“说我胸小的那位,我是吃你家大米了?还是奶你家孩子了?”

苹果:哇,你这人怎么这样,有你这么说话的?

哇,真是不要脸到无敌了,这人几乎每天都在说她胸小,今天第一次回应,现在还被反咬一口,气得鲁艺肺要爆炸,正打算说些什么的时候,一个熟悉的ID留言飘过。

樱桃:鲁鲁,你冒烟了。

“不止是冒烟,我还冒火了!”

樱桃:……还真冒火了

直到无数条冒火的消息刷屏刷到鲁艺的脸看都看不见的时候她才恍然醒悟,摘下耳机回头,看到的是烟雾从门缝里冒进来,烟雾弥漫四周。

“卧槽,真着火了。”淡定的语气,一秒,两秒……“我靠你大爷,怎么着火了!”

小学生:快跑啊!!!

嘟嘟:姐姐,你先跑,我帮你打110

鲁艺差点没一口老血吐出来,“打119!”语毕连忙起身,直播还在继续,她在房内着急得像热锅里的蚂蚁,打开房门,火光映红她的脸。

“完了完了,这下真完了。”火已经蔓延到了门外,鲁艺根本就没办法出去。

小学生:从楼上跳下去。

鲁艺崩溃:“这十八楼!跳下去直接到十八层地狱了!”

鲁艺在跟他们讨论怎么逃出去,全然不知道外面有人在敲窗户。

江城吊在空中,隔着窗户看着这个火烧房子还有空在看着电脑的女人,一阵无语。

他在外面敲了一会,发现她没有任何反应,拿出身上的锤子,敲碎了玻璃。

玻璃破碎的那一刻,鲁艺终于从电脑前回神,望向窗户,看到一个身穿橙色消防服的瘦高男人像蜘蛛侠一样,从天而降,落到她的面前,拉起她的手:“我是消防员,我带你出去。”

鲁艺看着他楞了足足三秒:“……哦。”

小学生:这消防员好帅!说话好好听!

樱桃:果真,长得帅的都上交给国家了。

嘟嘟:老子的少女心!

……

趁着江城在想办法的时候,鲁艺瞄了一眼刷屏都是在夸这个男人的留言,内心OS心:这时候不是该担心我怎么出去的吗?!

浓烟越来越多,鲁艺都快要看不清这人了,烟雾吸进肺里,涌上鼻腔呛得鲁艺一阵咳嗽,咳得眼泪都冒出来。

“没办法了,你只能跟我从这里跳下去了。”

“……跳?”

“对,跳下去。”江城从腰间拿出装备系在鲁艺的身上,“你放心,很安全,只要跳到十五楼的阳台就好。”

“哦。”事到如今,压根就没有商量的余地,即使她害怕得要死。

江城顺手从椅背上拿过她的外套,系在她的腰间,挡住她穿着短裙的腿,拉她到窗边:“我数三个数,就往下面跳。”

烈火燃了进来,熊熊火光映亮他漆黑的眸,如点点星辰。

他抱住她的腰,“一,二,三!”

他抱着她从空中跃下冲出火海的那一刻,鲁艺眼里只看见他,生平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一见钟情。

那刻,她暗自许下誓言,这辈子,非他不嫁。

当然,鲁艺许下誓言的那时并不知道,原来他居然是小时候追求过她被她残忍拒绝的胖墩!

真是应了那句话,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如今,鲁艺终于体会到了那句话:往日的你对我爱答不理,今日的我让你高攀不起。

这尼玛……怎么这么难追!

两人由于吸了不少的烟雾,得救后被紧急送往医院,而江城更是为了保护她,在落地时意外的把腿给折了。

江城醒来后,发现自己病床旁有个人一直在冲他傻笑,活生生的吓出一身冷汗。

“你干什么?”江城看向她时的目光极其的警惕。

鲁艺娇羞的道:“谢谢你救了我。”

“这是我应该做的。”说着话的时候身体悄悄的挪动几分,尽量的远离这个可疑的目标人物。

而这个动作,就跟电影里播放的画面一样,在鲁艺的眼中缓慢放大的播放着,一清二楚。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你看,我家现在没了,你又是我的救命恩人,现在你受伤了,我理所当然的要去照顾你。”说着话的时候,鲁艺顺势往前坐了一步。

江城皱眉,将被子拉高几分:“你一个女孩怎么能轻易的说出跟一个陌生男人同住的话?”

陌生人?

从得知你名字开始就不是陌生人了。

鲁艺心里笑得得意,脸色却一本正经,为了表现贤妻良母,还捞起一个苹果削了起来。

“我跟你当然不是陌生人啊!胖墩,你不认得我了?我是鲁艺啊!我妈现在每天跟你妈妈跳广场舞,你爸爸昨天还跟我爸爸下棋呢。这种交情,怎么能算是陌生人呢?”

话说江家跟鲁家是什么关系呢?因为他们都在住在一个别墅群里面加上两家人的性子很好聊,于是慢慢的就这么积累了感情。

听着刀尖划过苹果的声音,江城变得僵直。

“你是鲁艺?”

“对啊,就是我。”

“哦~”

这一声哦字,尾音轻轻上扬,各中意义十分的……引人遐想连篇啊~

鲁艺装作听不懂的样子,继续装傻忽悠:“你看啊,你现在各种的不方便,想上个洗手间都要别人扶着你去,咱们都是多年的交情了,况且我的命还是你救回来的,所以这种事情就交给我来就好了,不用麻烦别人。”

苹果削完,递给他的时候就剩下苹果核了。

“你吃苹果吃的是苹果核?”

“当然不是了,你看还是有肉的,这不就是苹果肉咯?”鲁艺硬掰出来几块寒酸的苹果肉递给江城。

江城看了一眼,“我对苹果过敏。”

“苹果过敏?”

江城垂下眸,有些心虚的点头。

“好,那就不吃了。”

呵呵,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刚才送苹果来的人,还说他最爱吃的就是苹果,一天起码吃三个!

一时之间有些尴尬,就在这时,领导来了。

领导就是领导,走路都意气风发的,走到两人面前径直的坐下上前就是握住了江城的手以表达慰问:“组织上面已经安排了人员专门去你家照顾你,这段时间好好养伤啊。”

什么情况?这是来截胡的?!

“不用了,我来照顾就好了。”

领导终于注意到病房里的小姑娘,挑眉一看:“哦?什么情况?”

江城忙说:“我跟她不熟,她是我昨晚救的人,现在非要说什么报恩。”

“哦,姑娘,这救你是天经地义,是我们的职责所在,你也不用太放在心上。”

鲁艺着急的说:“不,我跟他是真的认识,打小就认识。”

江城看着她目光包含几分的威胁,咬牙切齿道:“我跟她是真的不熟。”

鲁艺哪管这些啊,看着他不承认,心生一计。

“不熟?我早已经……怀了你的孩子,你不能这么不负责任!孩子需要一个爸啊。”鲁艺扑通一声倒在地上,动作之大地板都跟着抖了抖,那哭得那叫一个撕心离肺鬼哭狼嚎的。跟谁家欠了她钱似的。

领导的眼睛徒然瞪大了几分,望向江城:“这怎么回事?”

“不不不是我!”江城这么口齿伶俐的人竟然也会结巴,真是被吓得不轻。

鲁艺不管从地上爬了起来,摸了一把眼泪,气道:“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不是你,那是谁?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你现在竟然翻脸不认账!你侮辱我的清白,我不活了!”语毕她作势就想要跑去窗前。当然,只是意思意思,根本就没有自杀的念头。

不明状况的领导忙拉住她,好言相劝:“姑娘别激动。”

鲁艺捂着脸,透过手指缝隙去看江城的模样,拼命的憋住笑。

“江城,你干了这种事情就要对别人姑娘负责!你可是消防队的队长,不能当一个负心汉丢了一个队的脸。”

“领导,我真的跟她没什么。”江城有种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清的感觉,这碰到的都是些什么事情。

领导挥手打断他的话:“好了,队里还有事情。”转身拍了拍鲁艺的肩膀:“姑娘别哭了,你好好的照顾他,改天我上你们家找你去。”

你们家?噢,这个词听起来还真是顺耳。

临出门前又叮嘱了一句:“要是去你家,姑娘不在,我就灭了你!”

这气势,嗯,很阔以。

领导前脚迈出门,鲁艺这边就忍不住乐了出来。

“哈哈哈……”鲁艺捂着肚子,乐得跟二百五一样。

“你是不是疯了?”江城的脸色不太好看,看来是真的生气了。

鲁艺敛了笑,拉了张椅子在他身旁坐下,认真的开口:“我没疯,我一个姑娘家家的都不怕,你怕什么?你爸妈也答应让我去照顾你的,难道我还能吃了你不成?况且,我真的是被逼的,你要是不收留我,我直接睡大街去了。”

鲁艺说着打开微博手机的热搜排行榜,上面的第一写着就是人气主播遭遇火灾。

“从昨晚就一直挂到现在。我本来私生饭就很多,所以不能去住酒店。我也没什么朋友,除了你,我是真的不知道要去找谁了。我不想爸妈担心。”

鲁艺说得半真半假,不能去住酒店是真的,没朋友是假的。但是基于她的演技,骗骗江城也是可以的。

江城轻叹一声,笑说:“你图的是什么?我什么都没有。”

“我图一个安心。”

“那也不行。”江城是打定主意不让她靠近。

而鲁艺吧,看着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都说不清楚,干脆就不客气了。

“领导……哎呀,我要不去找领导商量商量吧,你说这事也确实难办,没领导在场吧,也很难主持公道……”鲁艺说着说着就从椅子上起身,作势要朝门外走去。

江城闻言脸色一变,“哎!”

鲁艺笑:“怎么了?孩子的爸。”

江城挂满冰霜的脸上抽动了几下。脸上青了又白,白了又青,最后咬牙道:“最多一个星期。”

鲁艺心里有马儿在狂奔,那激动得不言而喻,死死的掐着自己的大腿不让自己的兴奋太过于显眼。

“一个月。”别人都递杆子了,这还不顺势往上爬?这不大傻子嘛。

江城怒了:“我伤好了以后就要归队,到时候谁理你?”

鲁艺低头笑了笑,右手抚上脸颊挽起碎发:“那我就在家里等你回来。”

她的话很轻,伴随着微风一字一字的飘进江城的耳中,吹进心底,痒痒的。

她这辈子都在任性,但是认真的时候,是真的用心去对待。

江城住的地方是在老城区,没有电梯。

“把东西给我。”

“不用了,你腿都这样了。”其实也没多少东西,就是一个简单的小行李箱。她也没矫情到这种地步,让一个受伤的男人给她提东西。

江城站住了脚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义正言辞道:“我是一个男人,怎么能让一个女人提东西?”

好吧,大男子主义。

鲁艺想要扶着他走上去,愣是被他拒绝,自己提着东西拄着拐杖一个垫脚一个垫脚的往上走,极其的倔。

六楼,鲁艺爬上来都累得很,身旁的男人愣是大气都不喘一下。

鲁艺打探了一下,他去国外留学回国以后拒绝了世界级企业百万年薪的邀请去当了一个消防员。

一个工资低,工作性质不稳定,假期少,有生命威胁,什么事情都能扯上一块的消防员。

别说别人不懂,就连他家里人都不懂。

地方不大,但是东西都很整齐很整洁,采光性极强,很舒服的小房子。

可能是看到她打量的目光,江城在桌面上扔下了一串钥匙,道了一句:“我这地方不比你那里。”

鲁艺哼了一声:“我又没说介意。”语毕拿着东西就问:“我是跟你一个屋?”

噗!尚未咽下的水喷射出来,江城猛的呛了几声。

鲁艺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背:“别紧张,我就随口一问,你这心理承受能力是怎么当的消防员?”

江城抹了一把嘴,弯着腰抬眸看她:“你是对我太放心,还是压根不把我当男人?”

“这个……”话未说完就被电视前面的一箱物品给吸引住目光:“当,当然当了。”

鲁艺的目光紧紧的盯在那上面的一堆限制级碟片,发出一声感叹:“哇,您业余生活很丰富啊。”

江城不解,朝她的目光看去,脸瞬间变得通红:“这不是我的。”

鲁艺摆摆手:“我知道,男人嘛,总是需要些。”语毕,她露出了一个我懂的表情。

“但是,我提醒你啊,这种东西不能看太多,有时候看一下抒发一下就行了。你这一箱箱的也是有些厉害。”

天地良心,这一堆东西真不是他的。

“没关系,你别露出这样的表情,我不会告诉你爸妈的。”语毕朝他抛了一个媚眼,拖着自己的小箱子进门。

她前脚刚进门,这边客厅的门就被人打开,急忙忙的跑进一个人。

“哥!”一个比他小两岁的同事弟弟,贺飞。

江城抓起一个枕头就往门外甩:“谁让你在我家看这些的?”

贺飞委屈:“这都是收藏。”

江城再甩他一个枕头:“你他妈还收藏这玩意儿,怎么着,是不是得给你颁奖啊。”

听到外面声音,鲁艺以为是发生什么事情,忙放下手头上的东西去门外。

这边的贺飞被骂的不轻,连忙抱起那一箱收藏,作势就想逃,这边的鲁艺就出现在眼前了。

“哇,女神!”贺飞眼睛亮了几分,连忙走了上前认真的打量几分,确定不是个冒牌货才露出笑:“女神,你怎么会在这里?不对,你跟我哥是什么关系?”

鲁艺刚想说他们是什么关系。贺飞就急忙开口落下结论:“哦,我明白了,嫂子!”

鲁艺楞了一会,不好意思的打了一下他的肩膀,娇羞道:“哎,你这兄弟怎么说话这么较真,什么嫂子不嫂子的,还没领证呢。”

噗!

江城看着这两人的一唱一和,气得要吐血。

“你坐,我去给你倒杯水。”这一声嫂子叫的鲁艺喜笑颜开,这主人身份也代入得够快的。

那模样,可真的一点也不像是今天才刚入住的人。

贺飞拍了一下江城的胸膛挑眉一笑,贼贱的开口:“哥,你可以啊,金屋藏娇啊这是。”

江城推了他脑袋一把:“可你个头,我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你别乱叫啊。”

贺飞依旧贱笑:“你这一百年都不带个女人的,这今天就出现一个,并且还是在家。你说没鬼,谁信啊?”

“爱信不信,你赶紧给我滚蛋,我看你心烦。”

“我知道你赶着要跟嫂子过二人世界,但是也不能这么对我吧。我还没跟女神多聊几句呢。”

“你走不走?”江城不想跟他废话,直接武力威胁。

贺飞一看他较真的样子,怂了:“好,我走。”

“把东西带上。”江城用拐杖戳了一下那箱碟片。

“好。”

得,到头来贺飞水都还没喝上一口就被人赶走了。

鲁艺端着水冲厨房出来,四周都不见人影,问坐在沙发上的人:“人呢?”

“走了。”

“这么快,我都还没聊上几句。”鲁艺顺势把水放在江城的面前。

“你跟我现在的身份就是借住的关系,你别老是把关系往我身上扯,就好像你说的那样,我一个大老爷们我没关系,可你一个小丫头你是要声誉的。”

鲁艺漫不经心的喝了一口水,道:“要什么声誉,要你就行。”

江城无奈的叹了一声:“当年是我年纪太小做出了不该做的事情,你不要放在心上,这一切都过去了。”

鲁艺轻轻的拽住自己的衣摆,咬牙:“我过不去。江城,我后悔了。”

江城看着她楞了半响,终究还是没说一句话出来,而那模样包含着无奈跟无语。

当年,算了。

看他这模样,鲁艺急了,摇摇他的手:“我说我后悔了,从拒绝你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后悔了,一直到现在。不管你信不信,我是真的喜欢你。”

“我不喜欢你。”江城说这话的时候十分的认真,决绝。

鲁艺不屑一笑:“那我就追呗,这有多难啊,真是的。”

“以你现在的身份地位,你要找谁不行?为什么非得找我?况且,我们多久没见了,你对我了解吗?”

“你救我的那一瞬间,我知道你没变,你还是那一个善良的胖子。”

江城勾起唇角,嗤笑一声:“我命时刻悬在悬崖边上,我要是跟你在一起了出个差错,就是对你的不负责任。”

“那你为了我着想,小心点不就行了吗?”鲁艺说得十分的动容,双眸间闪烁着点点泪花:“我这辈子很少认真去做一件事,所以一旦认真了就真的不会回头,你说的我都不怕。我怕的是你不理我。”

江城看了她许久:“我总不能让你一直等,给你一个有可能。我没办法承诺你任何的事情,况且现在我没想过谈恋爱。”再次开口仍然是不留余地的拒绝,再拒绝。

而鲁艺是追求,再追求。

“这多难?等你想谈我们就谈,不想谈,我就等。”

江城彻底的无语了,这女人是铁了心要追到他。

“我喜欢你,但我也不会强人所难。一个月以后,你要是不喜欢我,我走,从此再也不出现在你面前。”

——

嗯,以退为进。

傍晚,鲁艺坐在小书桌前,奋笔疾书,斗志昂扬的写下了一个名为:捕猎男神的计划书,在这里面,有她这个感情小白多年看各种玛丽苏电视剧还有小说的经验。

开玩笑,一个月?

鲁艺在心里给自己设定的时间是半个月,半个月,一定拿下!

追人,她是认真的。

但是江城是谁?会是这么容易坐以待毙的人吗?当然不可能了!

“喂,帮我个忙。”手机冰冷的光映着的是他脸上的坏笑。